欢迎您加入江苏上齿目录,赞助本站送推荐位,送快审,赞助只需10元每站,赞助服务QQ:1513758181

暗访广州娱乐场所:“坐台小姐”随便挑

浏览:次 时间:2019-04-23 10:44:59

在某夜总会刚坐下没多久,一位“部长”就带来七八个小姐以供选择。


  上月底,广州市公安、监察、工商、文化、卫生、体育、劳动和社会保障、残联等8部门联合颁发了娱乐服务场所“一次性淘汰”规定。该规定出台后,广州市一些有违规行为的娱乐场所是否因此收敛了呢?黄、赌、毒现象是否如预期的那样有根本好转?本报近日组织多路人马,对属于“11类”场所的部分卡拉OK歌舞厅、夜总会、茶艺馆进行了暗访,结果发现,一些“胆大”的娱乐场所并没有被“一次性淘汰”的震慑力所“吓倒”,仍然干着违规的勾当。 

    经事先约定,李先生等三人自愿作为本次暗访行动中的顾客,记者则随同他们进行调查。 

    石牌某夜总会:11个房间有30多小姐陪侍

    10月11日晚8时50分,李先生等三人来到位于石牌五山路口的某夜总会,记者作为随行一同抵达。 

    夜总会门口热情的咨客见李先生一行到来,非常热情,立即将李先生等引入夜总会二楼一间卡拉OK“中房”。很快,一位身着西服套装的女“主任”拿着对讲机进了房间,向李先生介绍:该房最低消费280元,还要消费房间“定食”50元。李先生听完后直奔主题:“你们这有没有陪唱歌的?” 

    这位主任马上满脸堆笑,一边应着“有、有”,一边忙着给所有人派名片,并热情地邀请大家“常来捧场”。李先生问:“陪唱歌要多少钱?”主任伸出两个指头说“200块”,李生生说太贵了消费不起。主任马上说:“出一百也可以,只要你高兴就行。” 

    李先生要了一打啤酒后,主任很快便带来了七八个女孩挤进狭小的房间。记者看到,这七八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个个浓装艳抹花枝招展,她们一字排开地站在房中,让记者觉得十分尴尬,但这些女孩子却表现得十分自然。 

    李先生等人以这些女孩素质不高为由,让主任再去找。主任为了向李先生一行推荐小姐,指着一位身材高挑、面容清纯的女孩对李先生说:“大哥,她可是大学生啊,你们不要太可惜了吧?”李先生道:“哪间学校的,有没有学生证?”那女孩自己开口说:“有,但没带来。” 

    主任随后又带来了两批七个女孩给大家挑,李先生最后叫了其中一个女孩。这女孩非常老练,被选中后立即坐在李先生旁边张口道:“大哥,要唱什么歌啊?”然后多次故作撒娇、娇笑着将头埋入李先生的怀中。等到李先生与朋友猜拳时,她又说:“大哥,没事,你跟他玩,输了我喝酒!” 

    稍后,记者走出房间假装找洗手间,一路走过去,发现这里的包房里几乎都有女孩子在陪人唱歌饮酒。据主任介绍,这里有11个包房,他们大约为此准备了30多个侍陪小姐。 

    9时40分,李先生一行离开该夜总会,那位陪唱女孩向李先生要了100元。 

    沙河“重亮级”:这里没有小姐

    晚10时05分,李先生一行打车来到位于先烈北路的“重亮级”DISCO。 

    “重亮级”DISCO厅场地很大,包房设在大厅四周。记者发现,这里场地虽大,据说也是客源很旺的一个场地,不知是时间太早还是别的其他原因,今天这里的客人却很少,很多包房都没有开。 

    咨客小姐将李先生一行引至一间空间较大的包房,告知记者该房收取房费100元,最低消费280元。 

    李先生照例坐下来就问有没有陪酒陪唱歌的女孩子,这位咨客一听面有难色:“这要找主任和部长才知道。”说完,她出去将一位穿着西装套装的女部长叫了进来,随后一位女主任也进了房间。 

    两人告诉李先生,他们这没有“小姐”,但如果要找人陪喝酒的话,他们可以找些主任和部长过来。李先生再三称没有“小姐”就不在此地玩,企图进一步试探其真假,结果部长和主任都表示“没办法”。 

    10时20分,李先生以没有“小姐”为由离开了“重亮级”DISCO厅。 

    东风西路某夜总会:小姐200元一位 

    10时40分,李先生一行打车来到位于东风西路和人民路交界附近、设在一间宾馆的夜总会。 

    夜总会设在该宾馆的三楼。一位身着女式西服套装、胸前挂着楼面经理熊某的女士带李先生一行进了一间包房。不待李先生坐下,这位熊女士就自报了该夜总会的消费价格:包房最低消费“门槛”较其他场所高些,为580元,小姐200元一位。李先生问:“小姐太贵了,能不能便宜一点?”熊说,这是他们这种档次场所的最低价,不能再低。 

    李先生同意叫小姐后,熊某随后吩咐楼面副经理王某去带“小姐”。王很快带了八九个女孩子进来。 

    李先生照例故意推说不满意,让王再去找一批来,王立即招呼女孩子们出去,但很快她又带来七八个,不待李先生选择,她这次就十分主动地向在座的人推荐,说些“这个女孩子不错,唱歌特好”、“这个女孩子刚来广州,人老实”、“这个女孩子最漂亮,一定陪到你开心”之类的溢美之辞。 

    按预先设定,这时候,李先生的手机铃声大作,李先生接了电话说了一番之后,遗憾地告诉在座的同行人说:“不行,我们得走了,公司有事要加班!”于是,李先生一行离开了该夜总会。 

    沿江路某茶艺馆:茶艺师服装一换变小姐

    10月13日晚上9时许,记者在李先生等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沿江路一大厦楼上的某茶艺馆,楼下两名咨客将记者带上茶艺馆内的一间包房后,一名身穿浅色旗袍的女子也跟着我们一起进了包房。 

    该女子接着向大家分别递上名片,名片上印着副经理的职务。副经理介绍,这里一共有16间包房,她手下约有数十名年轻漂亮的“茶艺师”,并问李先生一行要不要找几个一起喝茶聊天,如果需要,就叫部长们将茶艺师带过来让大家挑选,每位只需100元。 

    很快,一名身穿旗袍的小姐(即茶艺师)拿着一套茶具走了进来,开始为大家泡茶,紧随其后,一名胸卡上写着部长头衔的女子也走了进来。部长和大家聊了一会儿后,便叫来七八名身着统一旗袍装的所谓茶艺师让大家挑选,场面与在上述几个地方遇到的没什么区别。由于几个朋友比较“挑剔”,部长先后带了四批茶艺师进房以供选择。 

    李先生及朋友随后叫了3名茶艺师坐在身边,部长又来问大家要喝什么酒水,记者十分奇怪地问:“这里不是喝茶吗?还有酒?”部长笑着说:“这里虽然名为茶馆,但想喝什么都行,交易会前还可以唱卡拉OK呢!” 

    李先生随后叫了一打啤酒,大家便和茶艺师喝了起来。 

    不久,一名茶艺师出去了一下,当她回来时,已将茶艺师的旗袍服装换成了一套黑色的套装,在房间内显得十分抢眼。此时,另两名茶艺师也向身边的客人询问是否可以换装,当得到同意后,这些茶师们便兴高采烈出去换了一身性感的服装进来,看起来与夜总会的“坐台小姐”没什么两样。 

    在记者喝茶期间,又有几个部长先后进房来与李先生等人喝啤酒,据一名部长透露,客人所喝酒水的多少与她们的提成有直接关系,所以她们会不断到其他房间内与客人拼酒,以争取得到更多的提成。 

    该部长还称,这里的茶艺师在陪客人们玩乐之后收取小费最少也要100元人民币,另外,专门负责该房服务的茶艺师和介绍“小姐”的部长也要收取100元小费。 

    小北路加州红:走健康路线

    10月15日晚10时许,记者随李先生一行来到小北路附近的加州红卡拉OK俱乐部。 

    这间俱乐部场面很大,记者粗略数了一下,大约有四十几个包房,人来人往,看上去生意不错。李先生一行在一位部长的带领下来到一个中房。 

    待部长宣布完这里的消费项目和价格之后,李先生照例向部长暗示道:“我们几个大男人来这里玩,没女孩子可闷着啦,你们有没有女孩子陪陪我们呢?”部长一听,表情十分意外地说:“先生可能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我们这里与别的地方不同,是没有女孩子的呀!”李先生以为她在开玩笑,直截了当地问:“真的没有女孩子陪客人唱歌?”部长十分肯定地说:“不信你可以去其他房间看看,我们这里从来没有提供过这样的服务。” 

    记者趁李先生与部长交涉的当儿走出包房,一路巡房看去,发现这里的包房里虽然同样是很多男男女女在一起唱歌,但从这些人的坐姿和表情来看,显然都是相约一起来开心的朋友,看不到在违规场所遇到的那种状况。 

    记者索性公开身份主动找到了这里的负责人庞良影经理。庞经理得知记者的来意后,十分爽快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庞经理指出,加州红在小北路这间店从1997年开业至今,就本着一种走“健康娱乐路线”的观念进行经营,一直将一切涉及“黄赌毒”的东西拒之门外。 

    她十分自信地指出,当初开业时,一些朋友对他们不设陪侍小姐服务表示不理解,并认为这样做很难提升业务,但事实证明,他们的经营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即使像这样的淡季,他们这里的开房率仍达到八成。 

    记者手记:关键是落实 

    娱乐场所营业性侍陪现象,多年来一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我们也从媒体上时常看到某某夜总会或某某卡拉OK因为“三陪”被查处的报道,陪侍活动这种“经营方式”以其颇顽强的“生命力”为我们这个社会带来了某种尴尬。 

    9月29日,几乎广州所有报纸都在头版显要位置发布了一条重要新闻:8个政府部门联合发布一个规定,从即日起,娱乐场所如果出现营业性陪侍、涉嫌“黄赌毒”等现象,将实行“一次性淘汰”。 

    应该说,这算得上是政府对多年老问题下的一剂“猛药”,也看得出决策者在这个问题上的决心。 

    然而,规定出台仅半个月后,出于媒体的责任感,本报为了检验这个规定的实际效果,特组织了记者对广州市部分娱乐场所进行了一次暗访。从暗访情况来看,我们不能不遗憾地说,规定对娱乐场所的震慑力似乎没有预期的那样大。 

    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娱乐场所无视政府的规定呢?暗访中我们发现,能让这些娱乐场所的“部长”、“主任”们有恃无恐地给客人推荐“小姐”的,除了他们常挂在嘴边的“我们老板和某某部门熟得很!”之类的门面话外,另一个重要事实就是,规定出台后这段时间,实际上并没有几家“有关部门”执法者去明查或者暗访这些场所,并真刀真枪地作出有杀伤力的处罚!因而,“部长”、“主任”包括“小姐”们,明知她们所做的是违规的,但她们却并不因此感到不安全。 

    规定出台当天,有官员曾表示,他们会组织有关部门定期和不定期地对娱乐场所进行检查。应该说,这是事关“一次性淘汰”规定能否凑效的关键所在。但从暗访的结果看来,这个方面仍有较大欠缺! 

    我们为我们这座城市拥有了一剂医治疮疤的“猛药”而欢欣鼓舞。但如果因为“行医者”的失误,使这剂“猛药”未能真正地用在病症上,最终也就很难达到我们所期待的实际效果!同时,具有强烈震慑力的“一次性淘汰”规定,也恐难逃一纸空文的命运! 

    相关链接:一次性淘汰 

    9月28日,广州有关部门宣布,公安、监察等8部门联合颁发的娱乐服务场所“一次性淘汰”规定从即日起生效,其中,对发生在本场所的卖淫、嫖娼活动放任不管,不采取措施制止等行为,将执行“一次性淘汰”;对提供以营利为目的的陪侍等行为,则先警告再“一次性淘汰”。11类娱乐服务场所适用此规定。 

    当天,广州有两家违规的娱乐服务场所——番禺区沙湾镇的卡拉OK歌舞厅“梦娜酒家”(当场抓获一批从事营利性陪侍人员)、人民中路322号的桑拿按摩场所“活力休闲中心”(在该中心违规私设的按摩房内抓获涉嫌卖淫嫖娼人员)已被“一次性淘汰”。 

    据介绍,凡被“一次性淘汰”的娱乐场所将被载入工商网的黑名单,其法定代表人、治安责任人和主要负责人的名单也将被录入公安机关及各行政主管部门建立的违法违规人员电脑档案库备案。一般情况下,被吊销执照的企业,其名称3年内不得再次使用,其老板3年内不得担任娱乐场所的法人代表。而有严重违法行为如“黄、赌、毒”的,其负责人今后不得再在广州市从事娱乐服务场所的经营和管理(详见本报9月29日头版头条)。 

    11类娱乐服务场所 

    按广州市有关规定,11类娱乐服务场所主要包括:卡拉OK歌舞厅、桑拿按摩、沐足、棋牌室、电子游艺机室、茶艺馆、网吧、美容美发院、录像放映投影厅、酒吧、盲人按摩场所。(文图/本报记者) 


在部分娱乐场所这种场面并不少见。
来这种茶艺馆的人大多不是为了喝茶而来。
走“健康娱乐路线”一样经营得挺红火。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http://www.sqcwc.com/n-40-45644-0.html

最新收录